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美食

中國鞋等商品涌向約旦河西岸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

2019年03月06日 栏目:美食

中國鞋等商品涌向約旦河西岸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【】赫巴韋(Herbawi)紡織公司的車間里滿是老式的織布機,一邊散發出吱吱嘎嘎震耳欲聾的
中國鞋等商品涌向約旦河西岸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【】赫巴韋(Herbawi)紡織公司的車間里滿是老式的織布機,一邊散發出吱吱嘎嘎震耳欲聾的噪音,一邊慢慢地把3500支紗線織成一卷卷黑白相間的棉布。

這些織布機半個小時生產1.25米布料——世界公認為巴勒斯坦民族象征的keffiyah頭巾的傳統尺寸。

亞西爾 赫巴韋(Yasser Herbawi) 1961年在約旦河西岸的希伯倫創建了這座工廠。他現已年近八旬,但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仍在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的織布機。

赫巴韋自豪地表示,他的公司是巴勒斯坦地區一家keffiyah頭巾生產企業,經歷了1967年戰爭、以色列占領、兩次巴勒斯坦人起義和無數暴力沖突的日子。但過去10 年,這間工廠遭遇了更有力、更嚴重的經濟威脅:中國工業化的威力。

與父親一起經營工廠的阿扎德 赫巴韋(Azzad Herbawi)表示:“中國人是我們的敵人。我們賣給商店一打頭巾的價格是120謝克爾(合29美元),但商店老板和批發商能夠以60謝克爾買到一打中國生產的keffiyah頭巾,然后以70或80謝克爾的價格出售。”

赫巴韋父子堅稱,他們頭巾的質量和做工遠遠好于中國生產的keffiyah頭巾。但由于價格非常低廉,中國商品正在蠶食他們的市場份額。阿扎德估計,在巴勒斯坦地區銷售的keffiyah頭巾,每兩條中至少有一條來自中國——這個現實已經對工廠造成了影響。15臺織布機中只有7臺在運行;壟斷時期雇傭的15名工人現在則只剩下了1名。

中國崛起成為超級經濟大國,多年來當然給全球制造商帶來了麻煩。然而,由于長期不穩定和以色列占領的限制,巴勒斯坦私營部門比多數企業受到的影響更大。那里的制造商(特別是在希伯倫地區)過去專門生產紡織品和鞋類等相對簡單的產品,而現在中國在這些市場具有壓倒性的優勢。

希伯倫商會秘書長、鞋類制造商吉卜利勒 穆薩 納特謝(Jibreel Mousa Natsheh)表示,自從10多年前中國商品進入該地區以來,當地產業急劇下滑。“沒有中國的競爭前,我們的制鞋業有1.5萬名工人,每天生產7萬雙鞋,現在我們只有5000名工人,每天只生產2萬雙鞋。”

產業下滑的影響不僅局限于希伯倫地區。鑒于巴以和談陷入停滯,許多人寄希望于促進巴勒斯坦經濟能穩定地區局勢。但若想這種政策取得成功,外交官和調停人員不僅必須應對以色列占領帶來的窒息性影響,還得解決中國競爭對當地經濟的破壞。

在當地露天市場,破壞的證據比比皆是。堆在商販貨攤外的許多紙盒上都印著中國文字,減價銷售的襯衫、鞋子和玩具上掛著的標簽表明,這些商品幾乎全部是中國制造的。大多數銷售keffiyah頭巾的商販承認,他們只進中國制造的頭巾。

來自遠東的競爭也在沙維爾(Shawer)兄弟的內衣生產廠留下了印跡。這間公司專門生產巴勒斯坦婦女傳統上在新婚之夜穿著的性感內衣。一套內衣一般可賣到2000謝克爾,但只要四分之一的價格就可以買到一套中國生產的內衣。

沙維爾兄弟中的哈馬斯 沙維爾(Hamas Shawer)表示,中國進口商品就“像一座火山——巖漿所過之處把一切都焚燒殆盡”。像其他許多公司一樣,該公司也不得不裁減員工,削減產量,目前主要銷售中國制造的內衣,但貼著自己的品牌。

這種微妙的轉變表明——至少對部分希伯倫企業家而言——中國競爭也有有利可圖的一面。在過去的幾年中,希伯倫企業界已經與中國制造商建立了密切聯系。希伯倫城的商人目前是中國商品進入約旦河西岸的主要進口商。

希伯倫商會表示,希伯倫商人在中國東海岸的制造業中心開設了20多家代表處,至少有5000名商人從事對華貿易。

然而,對于赫巴韋父子及他們的keffiyah生產廠而言,擊敗來自中國的競爭絕非易事。他們希望,一旦巴勒斯坦建國,他們將可以說服政府對進口商品征收更高的關稅。

阿扎德 赫巴韋表示,畢竟,keffiyah頭巾是“民族驕傲的象征——我們應該得到每一個人的支持”。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原因
首荟通便胶囊怎么样
云香精泡脚的好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