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网络

遏制权证狂炒的手段之辩

2019年02月28日 栏目:网络

遏制权证狂炒的手段之辩文/  程胜深市的G新钢钒11月7日复牌交易,而股改后流通股股东获得的认沽权证“钢钒PGP1”上市日期至今尚未

遏制权证狂炒的手段之辩

文/  程胜

深市的G新钢钒11月7日复牌交易,而股改后流通股股东获得的认沽权证“钢钒PGP1”上市日期至今尚未公告。而此前,G宝钢复牌两个交易日后,其权证便已挂牌。有投行人士推测,之所以日期未定,不排除深交所将新钢钒、万科、鞍钢新轧这几只权证一齐挂牌的可能,以此扩大权证供应,压制投机气氛。

不论单只还是打包挂牌,相信深交所会很重视防范权证交易过度投机。据了解,该所已经制定了完备的监管措施,在权证挂牌前亦将发布充分风险提示。自宝钢权证被过度炒作、监管部门查处个别营业部在权证经纪业务中的违规行为后,如何有效监管权证市场,保证其良性发展成为市场焦点话题之一。由此,也引发了不同观点的争论。

争论之一,是否改变权证T+0的交易方式。有观点认为,中国股市投机风潮土壤至深,如今权证市场初设规模太小,T+0交易方式助长投机,这种方式也容易刺激券商为炒家融资,或可缓行。对此,持反对意见者居多,因为从海外市场经验看,越是高风险的交易品种就越要采用T+0这种方式,让投资者做出买卖决定后能迅速实施,这是保护投资者的重要原则,海外权证市场也无一不为T+0交易方式。如果中国股市权证交易改变这种交易规则的话,无疑是一种倒退。

争论之二,权证交易监管的核心是什么。有人建议对权证交易应该像监管“庄股”那样,监控是否价格畸高、完全偏离其价值。也有观点认为,价格高低不应成为权证监管的重点,因为按照通行的权证交易规则,资金雄厚者,只要在一个或几个帐户大举买卖,快进快出,即可获利又无可厚非。单纯监管权证价格波动,不但操作上难度大,况且因为杠杆效应,权证的一个属性就是价格可能数倍于正股价格的相对波动幅度,若正股交投活跃时这种思路就更不可行。监管的重点应该放到“操纵”之上,严察是否有严重的连续交易和散布虚假信息等行为。

从上交所对宝钢权证异常交易的初步处理结果看,只是责罚个别营业部交易前端控制不力、为客户违规融资,暂停了相关会员的权证经纪业务并责令整改。这种结果非常容易理解。

争论之三,是否应迅速推出创设制度。许多专业人士建议中国股市应迅速推出权证创设制度,所谓创设制度,目前较普遍的定义指的是权证做市商在得到相关方面的许可后,发行一定比例的创设权证,这部分权证在市场交易异常时被投入市场以平抑价格。创设的权证是不可以参与行权的,在市场价格正常之后选择适当时机从市场上购回等量权证予以注销。对此,也有人提出反对意见,认为美国、香港、新加坡等证券市场并未设立这种创设制度,证券市场的基本原理是交易证券的数量相对固定,若一些大机构通过创设制度加大一定时期内的市场供应,对权证价格施加影响,对原来的权证持有者权益有损害,并且这很难保证市场的信息对称和公正,率先知道市场供应可能变化的人,有条件从中渔利。

尽管中国证券市场发展金融衍生品种的呼声由来已久,但也毋庸讳言,此次权证市场重设,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是股改的“衍生品种”,它由小到大需要一个过程,其监管也必将逐步地完善。不日又将有万科、武钢等五六只权证登场,上述专业人士的争论可看作“小高潮”到来前的铺垫。香港权证市场用几年的时间发展成全球老大,近开始对有关制度进行检讨,虽然在规模上我们的市场无法与其相比,但想必还是有许多“精神”可以借鉴。

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
连花清瘟颗粒的价格
头晕腰酸乏力怎么回事